当前位置:首页 >> 精品赏析 >> 拍卖详情

返回 >>

拍卖详情

王原祁 岩壑雲峰圖

编 号:432

年 代:

数 量:1轴

质 地:纸本 立轴

尺 寸:125*54cm

钤 印:王原祁印(白)麓台(朱)吴兴徐伯郊审定(朱)御书画图留与人看(朱)西麓后人(朱)

款 识:甲申初秋,王原祁。

估 价:

RMB 600,000.00 -800,000.00 (元)

成交价:

RMB 1,610,000.00

身外乾坤等虛殻,金陵風月是前塵       —沈周《為痴翁道丈所作山水》賞析 清代徐沁的《明畫錄》記載:“史忠字端本,一字廷直,號痴翁,復姓徐,上元人。少不慧,年十七始能言,忽通詩翰。畫山水樹石,縱筆揮寫,不拘家數,動能神合。與沈周交善,有樓近冶城,題曰臥痴。年八十餘,預知死期,命親朋歌虞殯,相攜出聚寶門,謂之生殯。至期無疾而卒”。 史忠是明代金陵奇人畫家,本名徐端本,字廷直。自幼外呆內慧,十七歲方能言,人以痴呼之,因號痴翁、痴仙、痴痴道人。史忠善畫,似方人義,長於雲山圖,瀟灑不群。其筆下的山水樹石,縱筆揮寫,不拘家數。史痴翁八十多歲預知死期,無疾而卒,亦是奇事。沈周的畫骨清高飄逸,名滿天下,世所稀之,史痴翁對沈周也是極為敬重。 史忠與沈周交善,乃是出於心性相通,脾性類似。1490年,二人一見面就話語投機,一起出遊,盤桓數日,皆把對方當作知己。沈週一生淡泊功名,學識淵博,交遊廣闊,以丹青自適,所以他的繪畫中流露出閒適自得、文雅藴藉的文人畫意味。而史痴翁更是看淡了人情世事,和沈週一樣不追求功名利祿,二人十分投契。 史痴翁曾經造訪沈周於吳門,沈周恰好外出,堂中鋪有素絹,史痴翁即潑墨作成山水巨幅,也沒有留下姓名就告辭而去。沈周回來聽聞故事並看畫後說:“必金陵史痴也”可見,沈周雖然交遊滿天下,如此率真豪放的朋友也就只有史痴翁一人而已。又派人請痴翁回來,留住三個月。沈周另有詠史痴翁蝸殻詩書法傳世。沈周與史痴翁的交往,《江寧志》、《畫史會要》、《金陵瑣事》、《無聲詩史》、《明畫錄》、《圖繪寶鑒續纂》有記。 史痴翁還有個女弟子非常有名,即是常常被人拉來與唐伯虎傳佳話的秋香,實際上歷史上真實的秋香比唐伯虎足足大了24歲。秋香原名林金蘭,又名林奴兒,號秋香,成化年間活動於金陵,曾拜史忠、沈周為師,色藝冠一時,被譽為“女中才子”。此外,《玉台畫史》引《列朝詩集小傳》記載:“史痴翁忠有愛妾何氏,名玉仙,(《畫史會要》雲名曇)號白雲道人。能篆書,及小畫。”可見,史痴翁身邊之人皆非俗流。 沈周作為吳門畫派開山鼻祖、明四家之一的大畫家,題跋中對史痴翁褒譽不絕,稱贊道:“痴翁才藻世無敵”,又贊他“夙稟至性,精於禪”,詩文皆對史痴翁推重不已。沈周《為痴翁道丈所作山水》,可謂“酣濃蓊鬱,自成三昧”,流露出山高水長的知音情境,用筆勁健有力,布墨含蓄藴藉。沈周的繪畫文秀俊逸,筆法甚密,圓潤挺勁,所以為明四家之首。 《為痴翁道丈所作山水》特重筆法,文而不弱,放而不野,秀而清潤,山峰數重,各成風貌,各自用筆,無重復羅列之態。畫法受到黃公望繪畫風格影響,黃公望之筆逸邁,而沈周更為疏秀,沈周臨古堪稱臨於古而化於古,用筆統一和諧,故整體感極強。 畫上的大段題跋,不惜筆墨敘述作畫者與上款人的相識因緣與交往感受,一是表現出沈周對此畫的珍視,而是突出了對上款人史痴翁的尊重,三是彰顯了沈周的書法功力。沈周的書法學黃庭堅,題跋書法工整端正中寓遒勁奇崛之力道,疏朗秀逸,閒適自得,與畫面形成詩書畫印四者俱佳的風貌。 沈周終身“以丹青自適”,其藝術質樸而有情致,畫風純化,一出手即是大家手筆。沈周筆墨應酬較多,應接不暇,所以常常請弟子和門人代筆,但此《為痴翁道丈所作山水》一望即知為沈周親筆山水,這裡面有贈畫人和受畫人的友情作基底,筆墨自然出眾。沈周影響了有明以後的整個中國繪畫史,以其在吳門畫派中的地位,以及他特有的藝術內涵,決定了他能夠成為美術史上揮之不去的記憶。沈周的弟子均學其法,多不勝數,沈周也因此成為十五世紀之後最有影響力的畫家之一。沈周與史痴翁的友情故事,也在筆墨因緣中保存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