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精品赏析 >> 拍卖详情

返回 >>

拍卖详情

清宫天禄琳琅藏旧题元版《欧阳文忠公集》卷存卷一百五十至一百五十一

编 号:3027

年 代:明正德七年刘乔吉安刻本

数 量:线装1册

质 地:纸本

尺 寸:26.7*15.9cm

钤 印:钤印: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 、耄念之宝 、太上皇帝之宝 、乾隆御

款 识:

估 价:

RMB 1,200,000.00 -1,800,000.00 (元)

成交价:

RMB 00.00

提要:清宫天禄琳琅旧藏《欧阳文忠公集》两卷略述清华大学图书馆 刘啬:宋欧阳修撰。欧阳修(1007-1072),字永叔,号醉翁、六一居士,吉州永丰(今属江西)人,自称庐陵人,因吉州原属庐陵郡。天圣进士。宋仁宗时,累擢知制诰、翰林学士;英宗,官至枢密副使、参知政事;神宗朝,迁兵部尚书,以太子少师致仕。卒谥文忠。其于政治和文学方面都主张革新,既是范仲淹庆历新政之支持者,又是北宋古文运动之领导者。喜奖掖后进,苏轼父子及曾巩、王安石皆出其门下。诗、词、散文均为一时之冠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与宋祁合修《新唐书》,并独撰《新五代史》。又喜收集金石文字,编为《金石录》。别集凡153卷,附录5卷。其中《居士集》、《易童子集》、《外制集》、《内制集》、《表奏书启四六集》、《奏议集》等一百十四卷,《归田录》、《诗话》、《长短句》等十九卷,《集中录跋尾》十卷,书简十卷。前附年谱,后附行状、墓志、传文等五卷。除《居士集》外,余皆南宋周必大编定。本书为清宫天禄琳琅旧藏。清乾隆时期内府藏书既富且美,“掇其菁华,重加整比”而成的“天禄琳琅”善本特藏是其最具价值的部分,不但各书刻印精良,书品上佳,足以代表中国历代版刻印刷的高超技巧,更可体现宋、元、明各代以及各地区刻书事业嬗递变化的情形;而且流传有绪,装帧考究,显示出历代公私藏家的无比珍护。“天禄琳琅”书珠玉毕集,许多在当时已被诧为人间珍秘。本次所出之书着录于《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》卷十一元版集部。一册,存卷一百五十至一百五十一,计两卷。匡高20.9厘米,广13.2厘米,每半叶十行,行二十字,小字双行同,黑口,四周双边,双鱼尾,书口中刊“欧文卷几”及叶次。卷端上题“书简卷第七”,下题“欧阳文忠公集一百五十”,小题在上,大题在下。黄绿色绢质书衣,黄绫书签,题作“元板欧阳文忠公集”,白棉纸,清宫旧装。每册前后副叶俱钤“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”、“八征耄念之宝”、“太上皇帝之宝”三枚朱文大印,观其形制,属副叶三玺之“大三玺”。首末叶另钤“乾隆御览之宝”、“天禄继鉴”、“天禄琳琅”三玺。清人揆叙旧藏,每册首末页各钤“谦牧堂藏书记”白文及“谦牧堂书画记”朱文二印。原为八函六十四册,其中卷一至九十二(卷八十六至九十二配明抄本)、卷一百十至一百四十三及年谱,计一百二十七卷,四十九册,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(书号12400);卷九十三至九十六,计四册,1995年嘉德春拍, 1 1999年再现于北京瀚海春拍, 2 现藏台湾潘思源处(潘目书号皇102/北2);卷九十七至一百九,计四册,1998年嘉德春拍,2000年11月为台北故宫博物院购藏(书号购善002395-002398)。合公私所藏,尚未拼成全帙。此为明正德七年(1512)刘乔吉安刻修补本。《欧阳文忠公集》自南宋二年由周必大主持编校为一百五十三卷本刊行于世,成为欧集定本,亦元明诸刻之祖本,此后至明代,欧公故里吉州一带屡有翻刻重修,多为吉州郡守捐赀募刊。国图着录此本为明天顺六年(1462)程宗吉州郡斋刻本,程宗知吉州时所刻,傅增湘据所藏天顺本与宋庆元二年周必大吉州刻本校勘,认为此本虽行格未依宋板原式,而字句悉据宋本,雠核之功特为精审,并说“此本字体秀逸,雅有松雪斋风范,镌工尤为精丽。其初印之本,楮墨明湛,世人往往误为元刻,如《天禄琳琅书目》所载元本,正是此刻。” 3 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云:“前人多误以天顺程宗本为元本,《天禄目》及《四部丛刊》所收皆程宗本也。” 4 以台北故宫所藏部分与其所藏平图善本残帙比对,此“程宗本”实乃明正德七年吉安府知府刘乔刊本,为刘乔覆刊程宗之本,因其有修版痕迹,可定为明正德七年刘乔吉安刊修补本。《天目后编》称此本“至精审,其椠法精朗,纸墨俱佳”不误,而称其为“元版中甲观”,则谬矣。 《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》除元版集部着录一部外,卷十八明版集部着录两部《欧阳文忠公集》,皆为明正德七年(1512)刘乔吉安刻嘉靖十六年(1537)季本、詹治重修本,都只存残本,分藏中国国家图书馆及台北故宫博物院。此书旧储昭仁殿,入宫前为揆叙旧藏。揆叙(1674-1717),字恺功,号惟实居士,纳兰氏,满洲正黄旗人,为康熙初期权臣明珠次子,纳兰成德之弟。初为佐领、侍卫,累擢翰林院掌院学士,兼礼部侍郎,充经筵讲官,后迁工部侍郎。康熙五十六年(1717)卒,谥文端。性喜涉猎诗古文,潜心于学,每如厕及枕间、马上,皆手不释卷。着有《益戒堂集》、《鸡肋集》、《乐静堂集》等,是纳兰家仅次于容若的一大学人。钮树玉《匪石日记》引书贾钱听默言,谓徐干学传是楼书大半归于明珠,成德兄弟皆喜藏书,而揆叙谦牧堂贮书最富,为满洲世家之冠。因曾与皇八子胤禩结党谋夺皇储,雍正二年(1724)世宗发其罪,追夺官位,削谥,墓碑改镌“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”。其家彻底被抄,是在明珠四世孙成安时。乾隆中叶以后,和珅擅权,垂涎明珠家藏宝物和宅第,屡向驻伊犁领队大臣成安勒索,成安性傲,坚拒不与,和珅罗织成罪,致其抄家,时在乾隆五十五年(1790),成安家藏图书、文玩尽归大内,什刹海畔的明珠宅第亦被和珅霸为别墅,事在乾隆后期,故揆叙藏书未及采入《天禄琳琅书目》(前编),而嘉庆二年重辑《天禄琳琅书目后编》时,彭元瑞曾称:“现在昭仁殿陈设书籍内,成安家书笈约有十分之三,每本均有谦牧堂图记。”揆叙书得以被大量编入。宣统十四年(1922)十月初九日《溥杰收到赏单》内着录此书。国图所藏部分,其中卷二十二至六十八、卷一百十至一百四十三,为出宫后辗转自长春伪宫至沈阳故宫,1959年由北京故宫拨交北京图书馆。台北故宫所藏四册,尚存清宫旧装。天禄琳琅藏书贵为清代内府善本专储,自建立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经历了200余年的坎坷磨难,历尽炙、盗、兵、蠹,佚损泰半,所存者绝大多数再入公藏,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古代文化典籍传承流播的艰难历程。《天禄前编》书尽毁于嘉庆二年之灾,《后编》书一直安然无恙地保存至清末。然而自清末以后的半个世纪,天禄琳琅书流出皇宫,流入民间,几经聚散,664部书中已有数十部不知所踪。目前收藏“天禄琳琅”书最多者依次为台北故宫博物院、中国国家图书馆和辽宁省图书馆,其它零星散藏于海内外数十个公私藏家。据笔者统计,自中国嘉德1995年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上出现第一部天禄旧藏明版《欧阳文忠公集》以来,截至2017年5月,陆续出现于拍卖会上的天禄琳琅书,归并同书,计有36部。这些书多为单册、残卷,极少是首尾俱全的完本。即便是吉光片羽,亦倍受藏家青睐。 1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1995 年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,拍品第 463 号。 2 北京翰海拍卖公司 1999 年拍卖会,第 1160 号拍品,成交价 42.9 万人民币。 3 《藏园群书题记》,卷十三,“明天顺程宗刊欧阳文忠公集跋”,第 669 页。 4 《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》,第 56 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