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拍卖资讯 >> 2020年八月书画•古籍常规拍卖会 重要声明及勘误

拍卖详情

2020年八月书画•古籍常规拍卖会 重要声明及勘误

古籍文献专场

01、1367名称更正为:唐大字麻姑仙坛记原年代:旧拓本更正为:旧印本

02、Lot 1408宋版佛经残页撤拍。

03、Lot 1409宋版佛经残页撤拍。

04、Lot1437白香山诗集二十卷后集十七卷补遗二卷本传一卷年谱一卷原数量:1夹板12册更正为:12册

05、Lot1641北平协和医学院校刊图録中图片有误,请以实物为准

06、Lot1655辅仁大学年刊图録中图片有误,请以实物为准

07、Lot 1663侵华日军影集与明信片撤拍。

08、Lot1626赵恒惕 丁慕韩题记《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同学谱》(第四五六期)

提要以勘误为准:

提要:日本陆军士官学校,为日本陆军军官(是少尉军官,而非军士)是在明治维新期间(1874年)开办的,前身是1868年开办的京都军校。该校在军事技术上注重学员的全面发展。在思想上则进行军国主义精神教育,为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培养了大批高级将领,其中6人曾担任内阁首相。同时由于受到“政治学西洋,军事学东洋”的影响,在当时很多的中国军政界要员由清政府资助也先后都在此校就学。比如:蔡锷、蒋百里、许崇智、孙传芳、阎锡山、厉尔康、张孝准、徐树铮、尹昌衡、唐继尧、刘毓祺、蒋作宾、李根源、何应钦、汤恩伯、朱绍良、程潜,黄慕松、林振雄、赵恒惕、李烈钧、李宣倜、何佩瑢、何成浚等。1945年日本投降后,陆军士官学校被撤销。日本二战战败前,和海军兵学校、东京第一高等学校(东京帝国大学的预科学校,毕业后可直升东京帝国大学)被称为日本国培养军官的三大名校。中国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始于明治卅三年(1900),第一期入校是明治卅三年12月,明治卅四年11月毕业(类同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第13期),至1931年止,先后有22期。值得研究的是,清政府所资助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国留学生,最终却成了清王朝的掘墓者。而这些留学生,也是其后中国数十年军阀混战时期的骨干,同学、校友纷纷兵戈相向,随着黄埔军校生的兴起,日本士官学校留学生们渐渐淡出了中国历史舞台。留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同学谱的收藏与整理对研究中国近现代政治、军事史,乃至研究近现代中日关系史,无疑具有重要意义。本拍品内即收录阎锡山、孙传芳、唐继尧、蒋作宾、李根源、李宣倜、赵恒惕、李烈钧、程潜、何佩瑢、何成浚等小像,著名摄影师小川一真摄制并出版。扉页有赵恒惕、丁慕韩为同期毕业生文贵墨笔题记6页。

赵恒惕(1880—1971),字夷午、彝午,号炎午。衡阳人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炮科毕业,同盟会会员。参加过辛亥革命和二次革命。武昌起义后历任新军旅长、军长等职。二次革命失败后被袁世凯判刑,获释后任湘军师长、湘军总司令、湖南省省长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上将军事参议官、总统府国策顾问、资政。

丁慕韩 (1875—1953),字剑秋。 四川江津人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毕业,回国后任浙江省督练公所参谋处帮办,后辞职返回四川任尹昌衡幕僚,民国初年首任航空署署长。1912年西藏暴乱,袁世凯命四川都督尹昌衡为征藏总司令,领兵平叛。丁慕韩随行西征。平叛成功,并上书北京政府《丁慕韩藏事条陈》,北京政府非常重视,逐条采纳,维护了西藏安定数十年。1923年北京政府授予丁陆军中将。白文贵(1884—?),原名文贵,字彬甫,直隶北京汉军镶黄旗人。光绪卅一年(1905),获所在省督府官费保送日本留学。先入日本陆军振武学校完成预备学业,后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学习。归国后任职于北洋政府军事部门。民国十二年(1923),北京政府陆军部授予陆军少将。抗战爆发后,任教于伪华北政府陆军军官学校。1938年作研究扇文化经典专着《蕉窗话扇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