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拍卖资讯 >> 2013年泰和嘉成秋季藝術品拍賣會--《古籍善本——最上法供養》专场小记

拍卖详情

2013年泰和嘉成秋季藝術品拍賣會--《古籍善本——最上法供養》专场小记

  “最上法供養”一詞出自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所譯的《維摩詰所說經》,乃是因為佛說“諸供養中,法供養勝”。此次上拍佛經自隋朝寫本以降,琳琅滿目,可謂法寶餘光。
    其中亮點如元經官藏《金剛恐怖集會方廣儀軌觀自在菩薩三世最勝心明王經》,元內府刻本,每半頁七行,每行十七字。每版七個半面,上下雙欄(外粗內細),褐黃色細絹封皮,刊印俱佳,品相上乘。據現存的元官藏中的一 些牌記記載,它是由元文宗皇后,元順帝皇祖母發願刊刻的一部“內府藏經”,當時只印了三十部,如今經過了約七百年的風風雨雨保存下來,實屬難得,僅雲南省圖書館存三十二卷(其中十八卷完整,余均不全)及北圖有十餘卷,可謂鳳毛麟角、“寥若晨星”, 屬國家級文物。國內拍賣會元官藏零種偶有出現,但均是一部大經中之零種。而此書則是單冊完整的經書。且此種單冊完全經書在公藏中亦是不多。此經湮沒七百餘年,神物天佑,機緣巧合得以于此盛世再現,又幸未淪落愴夫之手,此中因緣歎為稀有。
   磧砂藏刊本《二經同卷》,此書為經折裝,版面宏闊,字大行疏,書體端正,印製清整品相完美。內收《佛說蟻喻經》,《觀自在菩薩如意輪念誦儀軌》兩種。卷前有版畫兩開,左為上師像,右為釋迦牟尼佛像,左右各有侍者兩人,刊刻精美。卷端鈐有“楊星吾日本訪書之記”,“遵義黎氏拙尊園珍藏”印章,可知此物乃近代黎庶昌,楊守敬自日本訪得。
    宋思溪藏刊本《大般若波羅密多經卷三百四十九》,名稱下有千字文編號“致”,四周單邊,品相保存完好,首尾全。思溪藏刊於南宋湖州思溪圓覺禪院。于高宗紹興二年完成。南宋景炎元年蒙古伯顏破寺焚經,雕版由是,蕩然無存。故或以此推之存世思溪均為宋刊宋印。
清乾隆內府刊本《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楞嚴經卷八》,本拍品系清內府刊本,乾隆手書上板,所用紙張乃宋版佛經背紙,乃清宮印經中之至高規格。印數受用紙存量所限,極稀少。雲龍黃綾夾板。龔心釗家舊藏。龔心釗(1870-1949),字懷希,號仲勉,安徽合肥人,寓居上海。光緒年間出使英、法等國,清末出任加拿大總領事,是清代著名的外交家。平生篤好文物,潛心研究, 1960年,龔心釗的後輩將珍藏的500餘件文物,捐獻給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,受到市人民政府表彰。
     版畫作品中較為突出的有元末明初刊本《佛頂心觀世音菩薩救難神驗經插圖》,拍品存卷前佛說法圖三折及插圖十四張,人物眾多,刊刻精美。《佛頂心觀世音菩薩救難神驗經》原為《千眼千臂觀世音菩薩陀羅尼神咒經》的靈應故事,因附記在經後以為見證,並宣揚鼓吹《千眼千臂觀世音菩薩陀羅尼神咒經》之神驗,後經增潤改易,形成另一三卷經典《佛頂心觀世音菩薩陀羅尼》。此拍品驟觀頗類宋刊《佛頂心觀世音菩薩大陀羅尼經》(《中國珍貴古籍名錄》第二批第03038號),然細審之則古樸漸少,圖繪轉折處趨於細膩。故推此至晚不過明洪武時期。
    明末刊本《五十三參觀音像》,五十三參觀音像為佛教版畫之常見題材。本拍品題名為“五十三參觀音像”而非“慈容五十三現”,蓋“慈容五十三現”之稱於康熙後始定型,前期多以“五十三參”稱之。康熙及後期贊辭均在本幅或畫像對開,早期則尚未有之。觀此冊刻法精雅,印刷淺淡有致,層次感豐富。綜以上三點則本冊應為“五十三參”之早期刊本無疑。
     在近年拍賣會中,所見寫經系統中多為唐人或五代寫本,而本公司此次推出的隋朝佛經寫本,亦即敦煌遺書散落者。此拍品系隋人寫本,一紙二十六行,行十七字,全長共得十一米餘,首尾俱全,保留拖尾原桿。字體峻整,通卷氣息一貫,無一筆懈怠,銀鈎鐵劃與隋墓誌之《蘇孝慈》、《張通陶貴妻》、《蕭美人》氣息相通,實為六世紀寫經之精品。
   《三十二篆體金剛般若波羅蜜經》彙集多種篆體而成。依其造型,為篆隸古體或通行的楷、行、草文字的裝飾變化,有取日月星辰、草木鳥獸的形象,配合佛經經義,文字華麗精妙。刊刻古樸。此次上拍的有元末刊本,明刊本,明萬曆刊本三種。
  《佛頂心大陀羅尼經》上拍亦有三種,一為周紹良先生舊藏的明宣德十年刊本,一為明宣德二年刊本,一為明萬曆敬妃刊本。此外尚有一種清翻明刊由赫勒特氏家族施印供養的《佛頂心陀羅尼經》。
在寫本中較為亮眼的如清康乾時內府彩繪寫本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》,冊前黃綾扉頁,經前有佛說法圖,絹本彩繪,內文為粉蠟箋紙烏絲欄,墨筆手書,楷法工致,裝潢富麗堂皇。但款如何被剝去?從宮中學者處得到答案:康熙朝有諸皇子寫經進呈內府,多有獲罪不赦者,所呈物品均銷毀,至精者留物去名。嫌疑頓然冰釋。另清康熙朝泥金寫本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,為泥金所寫,無款識,前後均有灑金黃蠟箋扉頁,織錦封面,展卷富麗堂皇,當為內府寫本。閻秉初舊藏。閻秉初,1908年生,陝西關中人,文物考古家。其父閻甘園系清末舉人,關中著名鑒賞家、教育家。畢生從事收藏鑒賞事業,現藏有秦權、漢鏡、字畫以及古瓷器、玉器、歷代碑帖、古籍等,共達一千六百餘件,均系珍罕品。新中國成立後,多次向國家捐獻藏品。
此次秋拍征集中有两套好的佛经与我们擦身错过。当然,错过的总是美好的。这即是我们的遗憾,恐怕也是藏家的遗憾。不过还好,还有本场这些未错过的精彩拍品,能够与新老藏家共同欢喜分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