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拍卖资讯 >> 2013年泰和嘉成春季古籍拍品赏析之6—南曲精選

拍卖详情

2013年泰和嘉成春季古籍拍品赏析之6—南曲精選

        南音重要文獻《南曲精選》稿本現世。

        南音也稱“南曲”、“泉州南音”,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樂種之一。漢唐以來中原移民把音樂文化帶入以泉州為中心的閩南地區,並與當地民間音樂融合,形成了具有中原古音遺韻的文化表現形式—南音。南音是唐以後的宮廷音樂,被稱為中國古代音樂的活化石,200910月已入選聯合國“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”。
       
上世紀三十年代前,南音研究已有專門著作,其中幾部經典文獻如下:

1、《文煥堂初刻指譜》(同治癸酉即1873年),此書2001年為台灣學者胡紅波發現,現已影印刊行。

2、林鴻《泉南指譜重編》六卷,民國元年由上海文瑞樓書莊初版,此書常見並已數字化。

3、林祥玉《南音指譜》四卷,1914年台灣刊行,後由台北施合鄭民俗文化基金會翻印。此書近年為眾多研究者轉引。

4、《南樂指譜重編》,許啓章、江寶合編,1930年,台南出版。

5、林鴻《南曲精選》十三集,此書為研究南音者必提,但見過原稿本者極稀。

        林鴻(18691943),字霽秋,原籍同安,世居廈門。擅長文學,尤酷愛南音。清光緒十七年(1891)考中秀才。光緒二十一年,受聘為廈門海關“漢文文案”。工余常到“集安堂”等南樂社與弦友唱和同樂。鑒於南音教學多靠口傳心授,曲本零散,不成系統,遂立志編纂南曲大全。他遍訪閩南各南音社團和與南音有關的梨園戲班,廣泛搜集曲本、戲文和有關資料,歷時十餘載,終於編成《泉南指譜重編》六卷,該書是一部完整的南音詞曲與文獻合集。之後,又繼續廣泛搜集曲譜,著手整理編輯《南曲精選》二十集,最終沒有完成,只完成了十三集稿本。

王耀華、劉春曙《福建南音初探》(福建人民出版社,1989年)引述歷代南音史料詳備,但全書不見《南曲精選》。
       
孫星群《千古絕唱—福建南音探究》(海峽文藝出版社,1996年),該書是一部史論結合的音樂專著,但未見引述《南曲精選》。

        劉浩然《泉腔南戲簡論》(泉南文化雜誌社,1999年)一書認為,一冊《泉腔南戲簡論》的巨冊中,泉腔南戲的名曲佔了很大的份量,而未提《南曲精選》。(第275頁)

        陳燕婷《南音北祭》(文化藝術出版社,2008年),未見引述。

        泉州地方戲曲研究社編《兩岸論弦管》(中國戲劇出版社,2006年),其中各類論文涉及兩岸南音學者所有文獻,但無一人引述《南曲精選》。

        據鄭長鈴、王珊《南音》(浙江人民出版社,2005年)一書記載:《南曲精選》擬匯編南音600闋,分成20集,可惜只完成了13集,編者即辭世。(第160頁)

        陳峰《廈門古代文獻》(廈門大學出版社,2010年)一書中說:《泉南指譜重編》現存廈門圖書館,而《南曲精選》則已難覓蹤跡。(第217頁)

        目前所有關於南音的研究著述中,無不提到林霽秋《南曲精選》,但均無直接引述,也未見注明文獻出處和保存處。電腦檢索全球圖書館藏,未發現此稿本線索。這樣在南音研究史上,就產生了一個“《南曲精選》之謎”,即這部稿本去向了哪裡?它是否還留存世間?研究南音的學者為何明知有《南曲精選》稿本,卻不去探究它的下落呢?

        據駱婧《南曲發展史上的傑出人物》一文介紹,《泉南指譜重編》印出後,林霽秋並未滿足已取得的成就,而是再接再厲投入到《南曲精選》二十集的編纂工作中。當時“他已年逾花甲,退休在家,更專注於南曲的搜集整理及編纂工作中。每新得一曲,則喜形於色。所得資料,若有詞無譜也不輕易放棄,而是邀上樂師弦友,一邊彈唱一邊記譜,標注工尺撩拍,整理成篇。繼而切磋評議,審度優劣,決定棄留。由於年事已高,視力下降,先生總是掛著老花鏡,一手執筆一手拿放大鏡,對照著從各處搜來的曲譜,一闋一闋地仔細抄寫,十餘年如一日。可惜隨著年歲的增長,林先生體力漸衰,病魔纏身,不得不時續時輟,只完成二十集中的十三集(《南曲精選》擬匯編六百闋,分成二十集)就溘然辭世。”這份寶貴資料,林霽秋於彌留之際仍諄諄囑咐道:“要細心保存,要記得經常取出日曬,以防蟲蛀。”(據網絡資源)鄭長鈴、王珊《南音》一書中,也有類似記載。

        所幸天不喪斯文,《南曲精選》並未化為灰燼。我們現在可以確切回答“《南曲精選》之謎”。

雖然歷經半個世紀的劫難,但它還完整保留在世間,這是南音之幸,也是中華戲曲文化之幸。《南曲精選》在一家舊書肆被偶然發現了。

        該書民國十三至十九年間抄寫,費時七年,線裝十三冊,超大開本,白紙、墨筆抄寫,紅筆批注,極為精美,其中幾冊雖略有蟲蝕,但不傷字,經修復後完整無缺。
        《南曲精選》稿本前設計有作者及相關文獻歷史照片空白處,但無照片,可以判定是一部謄清待印的最後完整定本,史料價值極高。

稿本前有廈門黃瀚(字雁汀)題詞,廈門曾遜臣(自號吟香小築主人)序言。林鴻寫有《南曲精選弁言》,全文如下:

泉南之樂,雖曰裡聲,然無叫囂嘈雜之氣,而有悠揚婉轉之音。每於月白風清,憑欄夜靜,絲竹互奏,盈耳洋洋,未有不心曠神怡,情和意遠者也。惟曲調流傳,派分五邑,偷聲減字,輾轉傳訛。授之者固未能知變窮本,習之者又何能循流溯源。遂使白雪陽春,寖成巴人下裡。間得有老於此道者,余每不憚往叩,蓋不急起直追,或恐全歸湮沒,意欲保存國樂,乃求之者愈殷,而應之者多靳。每考求一闋,至少需在十日以上。諺雲書如山,曲如海。駑鈍之才,安得搜括靡遺哉。況余自年三十三,講求指譜,悉心重編,至五十平頭,始行脫稿。再經審慎損益者,又四五年,凡歷二十餘載。銷耗光陰已多,精神不無疲懶。故茲擬就膾炙人口者,先為錄出。縱未能盡美盡善,亦頗能與人規矩。計得六百闋。分訂二十集。非可奉為真詮,聊以投諸痂嗜者耳。餘俟後之君子,繼起而續編之,是予所厚望焉。
       
曾遜臣《南曲精選序》全文如下:

老友林君霽秋,既以筆墨余暇,費二三十年苦心,成泉南指譜重編六厚冊,於客冬殺青矣。未數月也,又出其向所勘定南曲百有餘闋,言欲就最膾炙者,選錄六百闋,綜二十集。余為言當分集陸續印發,免蹈前此指譜重編之繁重也。余嘗聞諸林君雲,指詞為調余二十,而曲調多至百有二十餘,歷經失傳,今只存八十餘調。不急起直追,恐寖久寖失,其不至成為廣陵散也幾何。又中材之資,口習一曲,或至動需年月而後就,其忘卻也,亦忽焉。若曲詞一一譜以工尺,使人人可按譜尋聲以求,其習之也,上口易,記憶亦牢。至若調之蕪穢者,刪定之,訛謬者,糾正之,抑尤不可少也。審是,則南曲之選,又烏可無哉。林君素精此道,又於編輯指譜成書後,出其餘技以選此,其折衷至當,誠足俾審音家,珍獲拱璧焉。因掇數語慫恿之,以快先睹雲。民國十三年秋桂月日曾宗禮遜臣甫序

        縱觀《南曲精選》稿本,可以認為這是目前所有南曲文獻中所收資料最為完整、也最為系統的一部。作者林鴻不但是南音文獻整理中最有貢獻的學者,同時還是晚清秀才,整部稿本清晰整潔,一絲不苟,書法極為精美,是不可多得的珍貴南音文獻。

        稿本最後有林鴻題詞“不圖此後套曲散闋,因病竟無能力續補一二,後之君子,請續綴之,是所厚望焉。”語氣雖至為沈重,但也充滿對振興南音的殷切期望。

        《南曲精選》1924年後編成,恰好與王季烈、劉富梁合編昆曲經典歷史文獻《集成曲譜》(1925年商務印書館出版)為同一時期,足證中國昆曲、南音同時振興的歷史機緣。

今天《南曲精選》歷經劫難,而為有識之士於舊書肆偶然發現,始獲重現人間,恰好構成中國古代戲曲文獻的雙璧,此乃上蒼對我中華戲曲文化的特別眷戀。